第1090章 特使(二)

岑家家主恭敬的说道:“特使应该知晓我岑家的风云令,此物乃是我岑家独有之物,不过数年之前,我岑家中一名炼虚期修士以及数十名外姓弟子突然神秘失踪,同时失踪的还有一枚风云令。晚辈最近得知,这风云令的失踪,似乎跟卫、赵二家有关。”

“若是此事与卫、赵两家有关,我自然会给你一个交代,不过岑家主有什么证据吗?”特使问道。

“不久之前,我岑家一名炼虚期修士外出,遇到卫家小家主,以及赵家一名嫡系弟子,另外还有一名化神后期修士,在此修士身上,便有我岑家风云令的气息,我已经向卫、赵两家发出密信,让他们务必将那化神期修士送来岑家,不过依照晚辈的猜想,他们两家绝对不会顺从的。”岑家家主恭敬的说道。

“卫家小家主?是否叫做卫正相?”特使脸色微微一变。

“正是卫正相!”岑家家主脸色微微一变,这特使的寿元与卫正相相差无几,莫非有什么交情?

不过岑家家主很快便否定了,特使的身份极为尊崇,乃是于长老的玄孙,虽然卫正相身为卫家小家主,但是也没有福缘与特使交好。

“另外两人叫什么名字?”特使追问道。

“赵家那弟子,似乎叫做赵禹城,至于那外姓弟子,晚辈实在没有记住!”岑家家主脸上露出一丝尴尬之色。

“卫正相,赵禹城!”特使口中默念这两个名字,脸上露出一丝难得微笑来:“莫非真有这么巧?速把第三名修士的名讳报上来。”

岑家家主脸上露出不解之色了,他也没想到,这特使竟然关心起一个无名之辈的名字来,连忙拱手道:“特使稍后,我立刻去查询一下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卫家。

卫正相刚刚回到卫家驻地,便立刻被请入到卫父的洞府之中。

“相儿,石川呢,怎么没有跟你一起回来?”卫父早已听闻卫正相独自回来,立刻询问道。

“父亲,诸位师叔,相儿正是因为此事急匆匆的赶回来!赵家将石川道友囚禁,还望父亲以及诸位师叔出面!”卫正相拱手说道。

“赵家将石川囚禁?”卫父脸上露出一丝异色:“此事我已经了解大概,石川跟岑家和赵家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?”

卫正相将今日遭遇,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。

虽然众人对于破石而出的那名炼虚后期修士很感兴趣,但是此刻,却无人谈起,石川之事,才是当前必须要解决之事。

“糊涂,石川竟然有岑家的风云令,自然会受到岑家的追击。”卫父脸色一变,冷声说道。

“这石川,怎么会有岑家的秘宝?我听闻这风云令乃是难得一见的宝物,若是能够拿来研究一番,也是好的。”一名炼虚期修士冷笑着说道。

“可惜被赵家抢了一个先。按照相儿所说,这石川跟赵家本无多大关系,只是与赵家的晚辈交好而已。倒是与我卫家,关系深厚,而且还是我卫家的客卿,若是此事引起了纠纷,岑家上报特使,我卫家绝不占理,此事若是让长老们知晓了,定然会降下责罚,到时候,师兄的家主之位,怕是也坐不稳了。”一名精瘦的老者拖着腔调说道。

“他区区一名化神期修士,如何能够得到岑家秘宝,我看此事之中定有原由,要么是岑家设计诬陷,要么这石川大有来头!”

“石道友与我认识多年,而且曾经救过我的性命。希望诸位师叔看在这救命的情分之上,救石道友一命!”卫正相也看出了气氛不对,但是此刻,他也没有任何办法,只能出声哀求起来。

“相儿,当日我是如何教你的?如今你犯了如此大错,竟然还敢为他人求情?”卫父心中已是十分气恼。

当下,卫家所处极为不利,唯有将石川迅速交给岑家,才能平息此事。而且此事越早越好,毕竟石川现在在赵家,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。

“八师弟,你随我去一趟赵家!”卫父站起身来。

“相儿,这几日你闭门思过,不但离开修炼密室半步,否则族规处置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噌!”天空之中,传来一声极为轻微的破空之声。随即,一声低沉的鱼龙兽鸣叫声也传播开来。

此声音虽然不大,但是极为绵长,悠远。

卫家众修士脸色都为之一变。

“长老,长老怎么出关了?”

卫家大长老,一直在卫家寿元最长的鱼龙兽腹中修炼,进入中心星域数年,都不曾出关。

此刻突然飞驰而去,自然让卫家众人惊讶不已。

“长老出关,定有他的意义,咱们当前,还是先将石川之事弄个清楚,以免长老知晓此事。”卫父长叹一口气,大步走了出去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岑家密室之中,气氛十分怪异。

特使在听到那名修士叫做石川之后,突然开口放声大笑起来。

不单单是岑家家主和长老,就连那四名大乘期修士也觉得不可思议。

这特使乃是于长老的玄孙,一直以来,是以沉稳而著称,否则也不会选他来做特使。这其中,定然有什么众人不知的地方。

“特使,我已经通知卫家和赵家大长老前来了!”一名大乘期修士拱手说道。

“很好!”特使双目微闭,不再言语。

其余人也陪在一旁,等待起来。

不多时,两道破空之声划过,片刻,两名老者走了进来,两人拱手道:“拜见特使,见过四位道友,见过岑道友!”

特使睁开双目,欠了欠身子,但却没有站起来,拱手说道:“还劳烦两位前辈来一趟,实乃在下之罪过。”

“特使身份特殊,我等来拜会也是应该的。而且我等当年受过于长老的指点,否则哪有我今天的成就!”卫家长老恭敬的说道。

“卫前辈怕是已有大乘后期的修为了吧,等到此番事情结束之后,我可代为引荐,希望家祖的指点,能够对卫前辈有所帮助!”特使缓缓说道。

“多谢特使,多谢特使!”卫家长老脸上露出狂喜之色。他虽然已经修炼至大乘期多年,但是修为却有数百年没有寸进了,若是能够得到合体期前辈的指点,定然受益匪浅。

要知道,合体期的大修士,轻易是不会指点人的。

就算是跟随在特使身旁的这四名大乘期修士也一样,他们虽然与于长老有师徒的情分,但是所得到的提点并不多。

但是只要有这么一次两次,便足以让他们受益无穷了。

岑家长老和赵家长老自然知晓此事羡慕不得,不过若是能够让这特使满意,说不定也会有这等机会,即便不受于长老的指点,只是旁听,也会受益不少。

“特使刚刚来此,我等也不清楚,怠慢了特使实属我等的罪过,不知特使唤我们来此,有何指点?”赵家家主问道。

“也没有什么大事,昔年我外出历练之时,曾经偶遇卫正相道友和赵禹城道友,一见如故,今日听闻他们二人分别属于卫家和赵家,而且就在此地,所以想找两人叙叙旧情!”特使笑道。

卫家长老和赵家长老听闻此言,脸色都为之一变。

他们不知,特使竟然还跟他们家族中的晚辈有这等渊源。

对于卫正相,卫家长老自然知晓,卫正相作为卫家的小家主,乃是这一辈分之中的佼佼者,卫家长老心中暗喜道:“看来选相儿做小家主果然没有看错,若是能够与这特使攀上关系,那么就等于与于长老拉上了关系,卫家兴盛,指日可待。”

倒是赵家长老,根本没听说过赵禹城的名字,赵禹城虽然是嫡系晚辈,但是地位却不足以让家族长老都注意的地步。不过赵家长老自然没有表现出来,笑道:“特使若是早些通知,我便将他带来见你了。”

“相儿现在是卫家小家主,心思缜密不少,看来是受到了特使的提点!在下代相儿谢过特使了。”卫长老也笑道。

“见他们两人倒也不急,我与他们两人本是故交,见面也不急于这么一时。三日之后,让他们自行来此就可以了,倒也不用劳烦两位前辈!”特使话音一转,道:“还有那位石川石道友,乃是我的救命恩人,我听说此人跟赵道友和卫道友在一起,希望两位前辈若是方便,也代为通传一下吧。”

话音一路,岑家家主脸色顿时煞白。

刚刚听到赵禹城和卫正相与特使是故交的时候,他还可以强作笑意,毕竟他也没想对卫正相和赵禹城怎样,但是听说石川不但是特使的故友,还是救命恩人这等关系的时候,岑家家主彻底绝望了。

卫、赵两位长老,自然不知其中原由,寒暄一番便高兴的告辞而去。

岑家长老脸色一变,一道灵压击在岑家家主身上,冷声道:“混账东西,还不跪下,给特使认错?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.com)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
喜欢仙府道途请大家收藏:()仙府道途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