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09章 四大修士

时间一晃,五年过去了。

石川和晴川,就在这山脉之中修炼,从没有外出。而古玉也再也没有寻找过石川,或许有了化天的帮助,散修联盟足以威慑周围的小家族的入侵,抑或者其他星域的入侵,让三大势力无暇关注散修联盟这处丹丸之地。

每天都有大量的信念之力,涌入到石川的神体之中,不过石川却暂时放弃了神体的修炼,转而与晴川一起探寻炼虚期的境界。

炼虚期乃是后境界的第一个阶段,一旦踏入炼虚期,将会得到巨大的进展。

石川和晴川两人修炼千年,便能够触及到炼虚期的门槛,实属难得。只是这炼虚期的境界,必须要心神通悟才可以,前辈的指点和丹药虽然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,但也都是辅助之用,关键还是靠修士本身,没有任何捷径可选。

有许多修士参悟数千年,都未必能够跨入炼虚期境界,而有些修士,短短数十年,甚至数年就感悟进阶至炼虚期,实属难得。

对于本体的修炼,石川从来没有放弃过。石川深知,自己本身便是一名人类修士,不管得到何种神族传承,本体都是自身的基础。

若非如此,石川早已放弃自身肉体,转而夺取亚神族的神体,成为完全的神族了。

时间一天天过去,石川和晴川宛若离世而居。

不过,散修联盟众灵星的静谧,与白寅星域的巨大变化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周边星域的进攻,似乎比预期更快一些,在白寅星域的周边区域,已经陆陆续续有低阶修士入侵了。

三大势力都被波及到,一时间,白寅星域竟然应付不暇,无数周边的小家族向中心处逃遁。

即便没有被波及到的家族和宗派,也开始早早的做打算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影月星,影月宗内,气氛十分沉重,几乎压抑的众影月宗弟子无法喘息。

只有少数高阶弟子,知道今日是一个十分特殊的日子,甚至是数万年来,前所未有的奇观。

因为今日的影月宗内,来了三名贵客:金月宗的上、下尊者,以及荒月宗的宋云尚大修士。

金月宗,影月宗和荒月宗,乃是白寅星域三大势力,他们将白寅星域化为三份,同时也掌控着白寅星域之内八成以上的灵晶。

金月宗的上、下尊者,荒月宗的宋云尚,以及影月宗的尘月道人,这四人,便是众人所知的,整个白寅星域最顶级的存在。

他们的境界,早已跨出合体期境界,进入到传说中的渡劫期,每一动,都会撼动天地元力,甚至会引起雷劫降临。

这四名大修士,轻易不会离开各自修炼的灵星,凭借他们的强大的神识,小半个星域都会被他们的神念所笼罩。

而且三大势力,虽然看似三足鼎立,实际上之间矛盾重重,这四人能够聚集在一起,实属罕见至极。

此刻,在影月宗一间装饰奢华的密室之内,尘月道人面向南侧,对门而坐。上尊者和下尊者端坐在左侧,宋云尚则坐在右侧。

四人身旁的茶桌之上,灵雾渺绕,灵茶的香气弥漫整个密室,另外还有数种罕见至极的灵果也摆放在其上。

这些宝物,就算是合体期大修士也难以一见,但是对于这四位顶级的大修士而言,却没有太多的实际作用,充其量也就是满足口腹之欲罢了。

而且,很显然,这四人对这些灵茶和灵果没有半点兴趣,所有人的额头都紧皱,一副沉思的表情。

“此处乃是影月宗,尘月道友或许有些办法吧!”上尊者率先开口道。

尘月道人苦笑一下,道:“不瞒诸位道友,虽然在下长居影月星,但是与灵宗却无半点关系。相信三位道友也很清楚灵宗的行事风格。”

“此乃关系白寅星域存亡之大事,虽然灵宗一直隐世,但是他们的低阶弟子,却也遍布整个白寅星域。我想他们对此不会不清楚,也没有道理不关心此事!”宋云尚沉吟道。

“宋道友说的有几分道理,但是我以为,咱们必须将此事禀报灵宗才行,否则猜测再多也没有任何用处!”上尊者冷声道。

“禀报?”尘月道人摇摇头:“虽然此事极为重大,但是拜入灵宗根本就是不可能之事!我先前也曾多次想要拜见灵宗的前辈,但是都被阻挡了下来。”

上尊者呵呵一笑道:“若是不尝试一番,怎么能够知道不行呢?反正也快要到了供奉灵晶的时日了,咱们四人便亲自供奉!”

“这……”尘月道人很是犹豫:“道友如此唐突,若是让灵宗恼怒,咱们得不偿失!”

上尊者再笑道:“尘月道友的境界乃是咱们四人之中最高的,难道你就没有想过破开虚空,飞升下一重天吗?虽然你的寿元很悠久,但是停留在十八重天之内,你已经得到任何提升了!”

“上尊者的意思,我也明白,只是……”尘月道人苦笑着摇摇头,过了许久之后,才点点头说道:“罢了!罢了!就按上尊者所说的去做吧。”

“宋道友意下如何?”

宋云尚猛然点头道:“上尊者说的没错,我等境界的修士,对这场外星域入侵之事,其实并没有任何感觉,即便白寅星域破灭,与我等又有何干?趁此机会,拜入灵宗,才是我此行的目的,我相信上尊者跟我的想法完全一样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上尊者哈哈大笑起来:“宋道友最让我欣赏的,便是直爽。”

正在此时,一道神识传音响起:“弟子拜见宗主!”

这处密室,由于上、下尊者以及宋云尚的到来,并没有布置任何阵法,因此声音被听得清清楚楚。

尘月道人脸色微微一变,显然对此弟子十分恼怒。

“进来讲!”尘月道人冷喝道。

一名大乘期修士推门而入,急声道:“宗主,灵宗使者来访!”

“灵宗使者!”尘月道人当即站了起来,脸上露出惊讶和欣喜之色。

“快请!”上尊者急声道。

“对!快请!快请!切莫怠慢!”尘月道人这才缓过神来,急忙说道。

“遵命!”那大乘期修士转身向外急走而去。

尘月道人,上、尊者和宋云尚全部站起身来,向外走去。

不多久之后,大乘期修士引领一名筑基期修士而来,这名筑基期修士其貌不扬,资质一般,倘若不是胸口绣着灵宗二字,恐怕绝对不会引起这四名大修士的注意。

在这四名大修士看来,区区筑基期修士,甚至连蝼蚁都不如。

“使者请!”大乘期拱拱手,慌忙退下。

“请!”尘月道人满脸恭敬在之色,将这名筑基期修士迎入到密室之中,让其坐在自己的主位之上,而自己则坐在宋云尚的身旁。

“诸位前辈不要如此客气,晚辈不过区区低阶修士罢了!”筑基期修士面对这四名大修士,竟然没有丝毫的慌乱之色,他随手拿起一枚灵果,三下五除二吞下一枚,随后将剩余的灵果装入到储物袋之中。

“不知使者来此,实在怠慢了,此处有老夫炼制的一些灵丹以及一些灵果,希望使者笑纳!”尘月道人一挥手,一只储物袋飞至使者的面前。

上、下尊者和宋云尚也不是愚笨之人,随手拿出些许宝物,装入到储物袋之中,推送过去。

这些宝物对他们这等境界的修士而言,都是身外之物,只要他们愿意,想要多少就可以得到多少。但是对于这筑基期修士来说,却是逆天至极的极佳之物了。

这名筑基期修士毫不客气的将所有的储物袋收入怀中,端起灵茶一饮而尽,才道:“圣女有令,宣四位前辈前去灵宗,有要事相商!”

四名大修士闻听此言,脸上都露出狂喜之色。

他们刚才一直在为此问题争论,想尽一切办法,都要想与灵宗攀附关系,但是却没有想到,灵宗竟然主动要求他们觐见。

而且还是圣女亲见。

不过四人也很是疑惑,他们虽然听说过灵宗圣女,但似乎只是传说罢了,难不成灵宗真有圣女现身?

“使者,能否给我们讲一下圣女的事情,依我们所知,似乎从未听说过圣女!”上尊者开口道。

“难道你们对我所说的有所怀疑?”筑基期修士冷哼一声。

“不敢不敢!灵宗对我们而言,极为神秘,灵宗内部之事,我们也知晓一星半点而已,此次圣女要见我们,我们需要好好准备一番,所以才请使者给我们解释一番!”上尊者连忙解释道。

上尊者堂堂渡劫期大修士,即便面对这房间之内的其他三名大修士,也从未如此客气过,对这么一名炼虚期修士却如此恭敬,心中已然有些恼怒了。

但是除此之外,他根本没有任何办法。

筑基期修士冷笑一声:“看在你们刚才赠送我如此多宝物的份上,我就多说两句。圣女乃是数百年前刚刚回归灵宗的。而且最近数百年内,灵宗长老们见到的次数,也不超过十次,所以你们不清楚,也是正常的。至于脾性和喜好,你们不用多做考虑了,就你们刚才刚才的手笔,我猜你们也拿不出什么好东西来!”

四名大修士听到如此挖苦之言,虽然心中都极为不喜,但是却都满脸堆笑,纷纷道谢起来。

“如此,便多谢使者了!使者之恩,我们绝不会忘记,若是使者有什么需要,可以尽管提出来!”尘月道人拱手道:“毕竟咱们在同一座灵星之上,也十分方便!”

“那倒不必了,这些宝物虽然一般,但是比起五百年前荒月宗的馈赠可要好的多!”筑基期修士笑着看了宋云尚一眼:“时间不久了,我现在就要返回宗内,希望诸位可以在明日正午十分之前,前往灵宗大阵之前!”

这名筑基期修士走后,四名大修士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副不解之色。普通筑基期修士,寿元不会超过两百年,而这名筑基期修士居然提起五百年之前的事情,而且还说到了荒月宗。

荒月宗苦笑一下说道:“诸位道友,此事我实在不清楚,而且每次供奉,都是我门下弟子而来!”

“罢了罢了,此事就不需要浪费时间了!”上尊者打断道:“当前最关键的是,咱们要分析一下,灵宗为何要突然见咱们四人?另外,明日之时,咱们应该如何提及拜入灵宗之事!”

“上尊者言之有理!”

喜欢仙府道途请大家收藏:()仙府道途新更新速度最快。